• 正在播放:密爱国语

    剧情介绍

    王妃看端王睡着了,站院子里看着照壁后的石榴树发呆。这颗石榴树是他们刚成亲时,端王从御花园里移植过来的。石榴寓意多子,端王那时候说:“兰儿,我们一定要生一大堆儿女,等我们老了儿孙饶膝,共享天伦之乐。”王妃还记得自己娇笑着说:“你当我是老母猪呢?”端王没有言语而是坏笑着抱起她进了屋子。

    想到这些,王妃的心中不禁一阵阵酸楚,曾经不可一世的承恩侯府大小姐,心心念念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念想,到头来却成了心中的一根刺,十几年来越扎越深,越刺越痛。她顿时心中烦恼,叫连城过来吩咐几声就要回倾香院。

    她还没走几步,连靖就从屋里跑出来叫道:“王妃,不好了,王爷胳膊腿又开始痛了。”

    王妃止住脚步,转身进到屋里去看,只见端王靠在被褥上面如金纸,嘴唇发白,额头沁出大颗的汗珠,看样子忍受着极大的痛楚。

    王妃忙问:“给王爷用过药了吗?”

    连靖回道:“内服外用的药都用过了,可是王爷还是说痛”

    王妃担忧地说:“快去请秦神医。”

    连靖看了一眼端王道:“王妃,请神医的事情我已经安排了。快掌灯了,您也忙了一下午了,先回去用饭吧。”

    王妃担忧地看了看床上的端王道:“我看王爷特别辛苦,我还是在这里用饭吧。”

    端王气若游丝道:“兰儿,太医说了我只是跌打损伤,只是有点痛,无性命之忧,你回去吃饭吧。等你收拾好了,就过来陪我。”

    王妃一听顿时红了脸,眼波流转,狠狠地瞪了端王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等王妃了院子,端王常常舒了一口气,脸上疲态顿时消失,哪里是重病的模样,他问连靖:“沈氏来了没有?”

    “已经差人去请了。”

    “那就好,我要亲自给她嘱咐几句。”端王从床上下来,走了几步,活动活动筋骨,自嘲道:“躺了一下午了,身上都快僵硬了。”

    这时,连城带沈慕晴来了,王爷让二人在正厅等候。连靖伺候他穿上衣裳,然后二人走到正厅。

    沈慕晴一看下午要死要活的端王这会儿一点事也没有,就知道今天端王围猎受伤有猫腻,于是她低下头给端王行礼,就当什么也没看见。

    端王坐在桌旁,用眼神示意连靖和连城出去,然后他对沈慕晴说:“顾邦彦中状元了,可喜可贺啊。”

    沈慕晴一听云里雾里的,她只能摸索着端王的意思表示感谢。

    “这状元郎暂时在翰林院当编修,还得考察几个月才能给实职。最近吏部有几个空缺,不知道他能不能胜任。”王爷说着突然一拍桌子道:“哦,本王今日围猎受伤颇重,需要请秦神医。沈娘子,麻烦你走一趟吧。”

    沈慕晴抬起头来,呆呆地看着龙马精神的端王不明所以。

    端王气急,指着沈慕晴骂道:“你就是个榆木脑袋,看不懂本王在用苦肉计吗?”沈慕晴这才了然。

    端王最近夜夜偷闯倾香院王妃的香闺,每晚搂着妻子睡觉热血澎湃,可是王妃心里还是憋着一口气,不让碰,端王只能干看不敢吃,这一个多月以来自己快憋出内伤了。前几天和几个大臣闲聊,提到了苦肉计,端王一合计自己目前和王妃的情况,就联合身边的人利用今日围猎的机会,制造了落马摔伤的戏份。从今日王妃对自己担忧的情况来看,知道王妃心中还是有自己的,他心中窃喜。可是距离自己要的结果还远,于是,他打算找沈慕晴再添一把火,把王妃骗回身边。

    沈慕晴想了半天才明白,王爷以顾邦彦为要挟,要自己为他效力。

    端王看着沈慕晴的呆愣样子,恨不得把茶杯砸她身上,这女人怎么这么愚笨?

    沈慕晴不怕死地问道:“王爷,您用苦肉计打算和王妃和好吗?”

    端王道:“当然是,你以为我很闲?”

    沈慕晴仔细回想了王妃说过的话语,说道:“奴婢也希望王爷和王妃能和好如初,王爷需要奴婢做什么?”

    端王这下微笑道:“你去百草阁请秦神医,把具体事情给她说清楚。我想作为长辈,神医也希望我们夫妻和和睦睦,白头偕老。”

    沈慕晴心里鄙视了一番端王,早干嘛去了?荒废了十多年的光阴,这会儿着急了,不知道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吗?活该!

    可她面上还不能表露出来,她笑着说:“我想神医应该和王爷一样的想法,王爷我这就去请秦神医。”

    “好啊,如果本王能和王妃和好如初,日后,顾邦彦的仕途自有本王扶助。”端王大气承诺道。

    沈慕晴忙说道:“王爷,记得一言九鼎哦。”

    端王气得想骂人,这是第一次有下人质疑他的承诺。他气急败坏道:“本王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赶紧去请神医!”

    沈慕晴忙行个礼退了出来,连城已经准备好了马车,二人很快驾车到了百草阁。

    最近天气暖和了,秦凌霄整日去京郊游玩,今日刚回府歇下沈慕晴就来了。连城讲了王爷受伤的事情,秦凌霄忙起身就要去端王府,被白苏一把拦住了。他说道:“师傅,您今日转了一天了,辛苦了。还是徒儿去给端王诊治,王爷只是皮外伤,应该不打紧。”

    秦凌霄略一思索道:“你现在的医术和为师已经不相上下了,那你就去吧。记得带上跌打损伤的药物。”白苏得到师傅的允许,去药房收拾好药箱背上,然后跟沈慕晴上了马车。

    路上沈慕晴小心道:“白大夫,有件事情我得给您说清楚。”随后就把端王使用苦肉计的的初衷给白苏一五一十的说了,并且请求白苏帮端王的忙。

    白苏讥讽道:“我以为端王爷是个跳出红尘的人,怎么还会为情所困?”白苏向来不畏权贵,他对秦凌霄的感情,端王夫妇明里暗里都是反对的,所以白苏也乐意看到他们夫妻二人分钗断带。

    沈慕晴没想到一向孤高冷傲的白苏大夫,在感情方面也小家子气。她笑着说道:“王爷和王妃毕竟是夫妻啊,人家再怎么作都是一家人啊。白苏大夫难道你没有心仪的女子?难道不想成家立业?”

    沈慕晴话音刚落,白苏的脸色就变了,他冷笑道:“帮忙可以啊,总的给点好处。”然后开始闭目养神。

    回到王府天已经擦黑了,沈慕晴带着白苏进了松涛院,她先进去禀报一声,王爷忙询问情况,沈慕晴道:“今日秦神医身体不适,白苏大夫前来诊治。王爷您放心好了,白苏大夫一定会帮您好好治病的。”

    端王大喜,忙把白苏叫进屋里。二人在屋里商议了半个时辰后,王爷又开始浑身不舒服,下人忙又给王妃禀报。

    王妃马上要就寝了,不得不穿上衣服坐上步撵急匆匆到了松涛院。一进屋,就见端王躺在床上面色比下午更难看了,他有气无力道:“兰儿,更深露重的,你怎么来了?我没让他们打扰你。”

    看到端王这幅模样,王妃心中非常难过,早晨好端端的人,下午就受伤了,晚上看起来更严重了。虽说二人情感不睦,可是终究是一家人。王妃忙问白苏道:“白大夫,王爷身体如何?”

    白苏道:“王爷这次受伤颇重,虽无性命之忧,可是养不好,以后跑马拉弓,习文练武均有影响。”

    王妃着急道:“那怎么办?”

    “王妃,王爷玉体需要恢复,须得静心休养,心情愉悦,不得心有烦恼。可在下听得王爷似乎有忧思之事。”白苏不动声色道。

    王妃一思量,应该和王爷最近偷闯自己屋子有关,她冷笑一声道:“白大夫,您看怎么办?”

    “须得亲近之人,贴身照顾,不让忧思入心此病才能痊愈。”

    白苏好笑地看着紧盯着王妃的王爷,心说你们也有今天。

    王爷颤巍巍地举起右手道:“兰儿,麻烦你照顾为夫了。”

    白苏嘴角撇过一丝冷笑,拱手道:“小王爷年幼,王妃能贴身照顾再好不过了。王爷、王妃,今日诊治完了,药丸已经给了王爷,一日三次,一次两粒。另外膏药是两日一换,换时候要用温水清洗干净伤处。有事再来找我。”说完背起药箱转身离去,连城忙去赶车送人。

    屋里,王妃瞥了一眼端王道:“香红,你去倾香院给我拿一套被褥,我就睡在屋里的贵妃榻上。”

    端王一听急了,他忙说道:“兰儿,你睡床上来,这个拔步床做得大,你知道的,可以睡四个人。”王妃一听顿时脸色冰冷如铁,转身出了屋子。

    王爷这才回想起自己为何把这个床做大的原因。当初,刘兰芝未嫁给端王前,二人聊天,刘兰芝说自己睡姿不好,梦中不知不觉就在床上滚来滚去。端王笑道:“那我就给兰儿准备一张大床,我睡外边,兰儿睡里头,随你怎么滚都不会掉下床。”想到这里,端王心中惭愧,他忙示意连靖去看王妃怎么样了。

    王妃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看着夜空中白玉般的月亮,等心中愤懑的感觉消失了,她才进了屋子。端王看到王妃进来了,一直看着王妃的脸色不敢说话。王妃看香草已经把被褥铺在榻上了,便让人端水洗漱,然后让人伺候端王洗漱。之后,二人一个床上,一个榻上开始休息。。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密爱国语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