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官能电影

    剧情介绍

    莫翩翩觉得身体有些异样,浮浮沉沉如小舟颠簸在大海一般票务定所,明明知道自己下一刻即将被浪花打翻,却还是无能为力地任由小舟继续漂浮。没有人给她当依靠,没有人会破开天空伸手进来就她出去。

      原来,这就是死了的滋味吗……不知道自己去往何处,只一味的飘零如浮尘一般。这是她的绝境,而绝境里只有她。曾经,她也有真心对她的母亲,外祖父,哥哥们,还有何妈她们。

      恍惚间,莫翩翩听闻有人叫她的名字。“莫翩翩,你有一个机会可以获得重生,你接受吗?”莫翩翩眼中终于有了一些光亮,“好,无论做什么,我都答应,只要我能救下我的家人!”

      时间流逝…… “恭喜宿主完成所有任务,获得重生机会,是否立即使用。” “是。”莫翩翩缓缓睁开眼睛,缓缓勾起了一个笑容。本来已死的她却绑定了一个主动找上来的系统,走过三千世界,眼界和能力都得到提升,没人知道她的辛苦,也没人知道她怎么坚持下来的,但最重要的事却是她的重生。

      “另外,咳,主脑说作为奖励,把人家许配给你啦!”说完还带上了羞答答的表情符号。

      “好好好,收回你欠揍的表情好好说话,我觉得我们还能愉快地玩耍。”莫翩翩翻了个白眼,但心里还是非常高兴的,毕竟这么久都是自家这脱线的小系统陪着。“铁柱,有你真好。”“喂,不要叫人家这个名字了!我一直都让你改名字啊啊啊!”

      然而莫翩翩显然不想理他了,她盯着眼前挂在窗帘上的彩绳,那是莫家伟击退番邦,回来给她当地编的小玩意,她一直都珍爱的天天盯着,放在身边。本以为是独一无二的,其实只是莫宝儿挑剩下的。她现在只觉得可笑,嘲讽一笑,起身一扯便扔了出去。

      莫翩翩眼中精光一闪又马上遮掩了起来,让人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听见声音进来的鸣柳匆忙捡起被扔在地上的彩绳,惊讶万分,“小姐,这不是你最喜欢老爷送给你的那个彩绳吗?”

      “恩,断了,扔了吧。”莫翩翩敛起怨恨的表情,嘴角一瘪,眼眶湿润,仿佛分外不舍。复又抬头,露出了萌萌的笑容,早上起床还有些迷糊的声音混着奶里奶气的声音更是让鸣柳心软的一塌糊涂。

      “小姐莫要伤心了,等老爷回来再寻一个便是。小姐若是还有些累,再睡一会儿吧,奴婢去跟夫人说一声。”

      “嗯,谢谢鸣柳。”依旧是那种软萌的调调,鸣柳心下分外开心。

      待鸣柳出去,莫翩翩恢复成一脸冷漠。莫家,我回来了,爹爹,姨娘,莫宝儿,你们准备好了吗。

      莫翩翩看了看自己的小肉手。七岁的自己,来得及。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缕了一下烦躁的思绪,莫翩翩准备先去自家娘亲那儿。想了想娘亲,眼前又似乎出现了记忆深处那份血红。晃了晃头,搓了搓脸,软萌的小脸上出现甜甜的笑容,我可是要去见娘啊,一定要准备好了。

      “鸣柳,帮我穿衣。”莫翩翩撒娇的说道,鸣柳进来便是看着自家小姐坐在床边,肉乎乎的小小一团,能看见肉乎乎的小脸上有浅浅的酒窝。

      “小姐可有想穿的衣服,”鸣柳笑着,“鸣柳一定把小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那就那个藕粉色的吧。”记得母亲曾说最喜欢看着我穿这件,还说就是她最喜欢的小莲藕的样子。

      “好。小姐,时辰不早了,该要去老夫人那儿问安了。”

      “不去了,我去母亲那儿。”

      鸣柳为莫翩翩整理衣服的手一顿,抬起头来一脸不可思议,“小姐,这……”

      “左右祖母她老人家也不喜欢我,我去那儿不是闹了她的眼,惹她生气?不如去母亲那儿,陪母亲和弟弟一同用膳,而且还有外祖父送过来的金乳酥呢!”说着还假装擦了下口水。

      鸣柳既想笑莫翩翩可爱的样子,又是觉得感慨。

      “快点快点,替我穿衣,我都等不及了。”一边已经配合的张开双臂。

      “哦,哦,好!”鸣柳笑嘻嘻的,“小姐早就该如此了,在那儿凭空的受那委屈。小姐明明是老爷夫人的宝贝,也不知道老夫人怎的偏把庶小姐当个宝儿,就是不喜欢小姐。唉……”

      “以前奴婢还劝小姐不必日日起早请安,毕竟小姐还小,需要足够的睡眠才能长高,好好长身体。可小姐硬是坚持天天准时去老夫人那儿问安。”

      “全府上下谁不知道小姐自小体弱多病,小姐就是不去,也没人能挑出来错。”

      “哎。”鸣柳一边系着最后一颗扣子一边说,“小姐想通这是最好了。小姐是怎么想通的?”

      “既是这样,日后我便再也不去外祖母那儿了,天天去母亲那儿。以前我是个傻得……总以为人心可以换人心,却不知人家……呵呵……”莫翩翩摇了摇头,低下头隐藏自己的讽刺的笑容,早知道如此,她便是把良心扔了,也不给这帮狼心狗肺的人!

      前世经历的一切,早就明了。祖母不喜欢我,也是,毕竟自己的母亲不是她能拿捏的,当朝宰相的嫡女。相比阮姨娘这个知根知底而且在她面前伏低做小的人,肯定不喜自己的母亲。

      更何况这中间肯定有阮姨娘挑唆,母亲是大家闺秀,性格温婉,也不会心计。当时嫁进府里,阮姨娘便拿母亲身份说事,母亲性子单纯觉得祖母不喜自己,便也不往祖母面前凑,也导致了祖母看不惯母亲。

      这阮姨娘同父亲是一个村子里,自小一起长大,爹爹为了生计参军。有一些本事,当了小队长。后来有一次无意中得到了外祖父赏识,受到了提拔,最后成为正三品卫国将军。不过此时还只是个步兵校尉。

      母亲也发现爹爹踏实有能力,而且脾气很好,爹爹自己有意无意传达自己对母亲的爱慕之意。然后有一天爹爹上门提亲,外祖父觉得爹爹可靠,而且母亲也喜欢便默许了。而且补贴爹爹不少钱。

      虽然是爹爹自己为了前程做了不少事成了这门亲事,却因为阮姨娘在背后哭埋怨他,爹爹心里委屈,背后将一切过错都归到母亲身上。

      当初在宰相府如何信誓旦旦许诺只娶母亲一人,便有多快将阮姨娘接进府中。表现出来的却是与她初次见面,而且还是同僚所送之人。没有一点担当!

      母亲善良,便认下了,她相信这个男人不会对不起她。可最后,为了摆脱外祖父,也是为了实现他和那人的大计,血洗了宰相府。

      这份血海深仇,我迟早是要报的!

      “小姐能想通自是极好的。小姐不要再想那些伤心了,看看奴婢为你打扮的可还喜欢。”鸣柳有些心疼但又非常欣慰看着自家小姐,这么美好的小姐不应该苦了自己。莫翩翩盯着铜镜中的自己,“鸣柳的手艺自然是好啊,我很喜欢,嘿嘿。”说罢,对着鸣柳甜甜一笑。

      镜中少女梳着长乐髻,两边头发自然下垂,软萌肉乎乎的小脸更显可爱,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心下便是软的一塌糊涂。“走吧鸣柳,一会娘和弟弟该等的急了。”

      行至后院,便碰到其中的一个人。“翩翩,今日怎么没去老夫人那儿问安呢,娘还说惦记你,下午再让你去一趟。”阮姨娘瞥了一眼莫翩翩身后的鸣柳,“鸣柳,你是怎么照顾大小姐的,竟让小姐忘了这么重要的事。”回了下头,“翠花,给她掌嘴!这不懂事的下人得给她点教训!”

      站在莫翩翩身后的鸣柳脸色一白,扑通一声跪倒,“都是奴婢的错,奴婢该罚!”

      莫翩翩一愣,明明是自己说的……哦,也是,阮姨娘既受着父亲的宠爱,又得了老夫人的喜爱,也不怪鸣柳这么害怕阮姨娘。

      “姨娘,鸣柳是我的人,你这管的,怕是有点多吧。”莫翩翩回身把鸣柳扶了起来,对她摇了摇头。“你现在这是以妾为妻吗?我是莫府嫡女,别说是鸣柳,便是姨娘你,我也是管的起的!哦,不好意思姨娘,毕竟你也是个为了我们莫家生育的奴婢,还是有些功劳,只是我最近正读女学,更重视这老祖宗的规矩罢了!”

      在场的所有丫鬟都对莫翩翩这突然转变的态度有些发愣,以前大小姐可不会这么跟阮姨娘这么说话。

      “我想姨娘也不想因为这点事麻烦爹爹,毕竟这种事传了出去,我爹爹的仕途好像也会有影响。这姨娘过得更像主母,这是盼望我娘死了自己好做莫府夫人呢,还是想要害爹爹,害莫家。”稚嫩的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可这话却是让人胆战心惊。

      阮姨娘红润的脸上顿时露出尴尬和慌张,她双眼瞬间红了,委委屈屈的说:“翩翩……不,小姐,是姨娘错了,我多事了。”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官能电影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