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动漫的黄片

    剧情介绍

    “你是不是我的,像天外来物一样……”

    慕笙晚坐在窗边,随着音乐轻轻地摆动着纤细的腰肢。

    这无疑是她这几天来最舒服的时候了,但唯一的的缺点就是听的歌太tm煽情了。她是那种想哭随时随地都能哭出来的类型。

    慕笙晚打了个浅浅的哈欠,她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睡得不省人事。

    楚小北和楚小南在她醒的时候就不见了,这两个人最近形影不离地,每天早上都见不着人,大概是因为上次那件事情影响太大了,但她又觉得不对,正常人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反应才对。

    但慕笙晚无心管这种事,毕竟那是别人的事情,她也不好多说。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慕笙晚瞥了一眼,是她那个都快要遗忘了的“男朋友”发的一句“早安”。

    “这人真无趣。”她走去阳台,小声嘀咕着。

    这么久相处下来……不,可以说他们根本就没有相处过。对话的次数少得可怜。

    屈指可数。

    慕笙晚不喜欢这种男生,她喜欢那种主动说话,而且比较温柔的。一个人的温柔是可以从方方面面表现出来的,但手机对面这个人给她一种敷衍的感受。

    反正让她非常不舒服,不喜欢。

    这种几乎零交流式的恋爱让她非常之不喜欢。

    这跟她曾经憧憬的不一样。

    “嗤——”她无情地嘲笑了自己一声,果然看多了电视剧就妄想地多了。

    ……

    市医院

    慕笙晚一推开门就看见一个穿西装的高大男人站在病床边,跟床上的女人谈着什么。

    “云祈,这是……”慕笙晚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她本能地觉得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人。

    “你好,我叫夏纪南。”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就像大提琴一般低沉。如果不是考虑场合和男人的身份,慕笙晚或许已经上去挖人了。

    “好了,你走吧,这件事我会自己考虑的。”云祈催促着这个男人离去,慕笙晚能感觉到她不喜欢这个男人。

    那她也不用去对这个男人报以太多的善意了。

    “云小姐,希望你好好考虑。我先走了,下次见。”

    夏纪南朝她点了点头,离开了这个充满消毒水味的病房。慕笙晚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她总觉得她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关键时刻想不起来,真实让人头大。

    “不用看了,夏氏集团继承人夏纪南。”云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慕笙晚尴尬地转过身,笑了几声以缓解这尴尬地气氛。她做到椅子上,“他来找你干什么?商业联姻?”

    云祈也算是比较有名的几大家族之一的千金,在慕笙晚看来,他们联姻也没有什么坏处。而且以她多年看小说的经验,这种时候肯定是说这件事。

    “挺上道的嘛。”云祈调笑了几声,但是这笑意里连慕笙晚能听出来,没有几分真意,大概是为了缓和气氛罢了。

    云祈的脸色比昨天过来的时候红润了许多。

    “今天找你是来谈谈配音这件事,你应该还不知道最近舒芙和我一起发起了一个比赛,然后呢,现在我是想让你参加这场比赛的。”她顿了顿,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这里是具体要求和剧本,你看看能不能行。”

    一只手将本来打算递到云祈手里的文件夹推拒到了慕笙晚手里。

    慕笙晚抬头看向这只手的原主人,只听对方出声,“不用了,我不参加。”

    云祈就是这样一个人,即使想好了拒绝人家,也不会在她说完之前拒绝。会静静地听完对方想说的所有。

    真实绝情。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等你回来。”慕笙晚起身朝她露出了一个笑容,便带着文件夹离开了病房。

    这个结果实际上在他的意料之中,毕竟现在这个情况也不是很建议她强撑着身体去做配音这件事。

    不然显得她太无情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个压榨员工的“老板”呢。

    慕笙晚赶到录音室的时候,所有人都到了录音室了除了她。她抬眸看了看录音室里面的人,是新来的那个。

    那个她连具体名字都没记住的新人。不过这没关系,短期内她们应该是不会有太多的交集的,即使有也不会多谈。

    对方也不会知道自己到最后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新人赛的要求是独角戏,为了降低难度,她写的剧本里只有一个人的声音,但这很考验演员对于情感的体现。

    “任何命运,无论如何漫长复杂,实际上只反映于一个瞬间:人们大彻大悟自己究竟是谁的瞬间。”

    耳机里传来他清澈的声音,就像是初春的雪水流过山涧,在青石上留下属于他们的痕迹;像是四月的天,梨花一树树开着。

    慕笙晚第一次听到这种声音。

    因为这段比较短,一次性就过了。慕笙晚也不知道是对方的天赋还是努力,因为这种戏很难一遍过。轻轻挑了挑眉,盯了对方几秒,又转头让其他人准备接下来的几场戏。

    俞辰的手心已经被因为紧张而分泌的汗液浸湿,走过慕笙晚时,对方拍了拍他的肩,说“第一次能做到这个份上也挺厉害的。”

    他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回答什么,在肩上重量减轻的那一刻立即走开了。慕笙晚也不以为意,只以为是对方刚认识自己,不习惯这么近。

    卫生间里,俞辰靠在铺满陶瓷墙砖的墙壁上,浅浅的喘息着,饶是高考都没有这样紧张过,却在这个时候紧张地出汗。

    俞辰抓着额前的碎发,心里暗骂自己刚刚的行为。

    好不容易有机会了,你却让它跑了,俞辰你也真是……

    气死人了……

    三年了,大概是习惯了在她面前装作冷淡,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其实他也不想,可看了别人三年,谁也不知道的本事,也就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母胎solo二十年才知道喜欢是什么滋味的俞辰,突然觉得自己真是个废物。追人都不敢,谈什么恋爱?

    胆小鬼始终都会是胆小鬼,他们小心翼翼地掩藏着自己的内心不让别人窥见半分。只要一有人触碰,就会像火山爆发一样恐慌着。

    人类是没有办法站在地球表面触碰到月亮的。

    俞辰长舒一口气,走了出去。

    今天他没有戏份了,接下来也没有了,这场独角戏结束了,就不该再去打扰。他离开了这栋楼,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地方。

    凌晨十二点的魔法在白天就展现了,而且对一个农夫展现了。

    这是一件多么荒唐的事情。

    可青春就是一次荒唐。

    俞辰的二十年活得太规矩了,他甚至自己都忘了上一次六点半之后起床是什么时候了。好像一开始就是这样的。

    俞辰想荒唐一次,可他怕。他比谁都怕不可预计的后果与未来,他不敢了。

    很早很早就不敢了。

    一群大男人生活在一起,即使不是夏天,卧室里也是难以言喻的臭味。刚开门,俞辰就退了出来,打算去自己在外面住的公寓。

    一到楼下宿舍门口就看见慕笙晚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墨黑的发丝被风吹起, 脸上隐隐有些薄汗。

    在他面前停了下来,喘了好一会儿气。

    “我说你怎么走那么快,我还想着你应该会回来,结果自己走了,让我追这么半天。呐,这是协议。”

    一叠纸递到了俞辰面前,“昨天太忙了,也没来得及打印,你看上面要是没问题就签个字,这是规矩,你也别觉得小题大做,以前还真出现过合同上写的事情。”

    说罢,慕笙晚就匆匆告别了,俞辰本来想叫住她,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视线随着她的背影,直到背影模糊成一团黑影才收回视线。

    俞辰思索了一下,到最后还是回到了宿舍,把合同签了。

    只是看着,不做别的。

    他签字前这样想。

    手指摩挲着那沓纸张,他低眉看着,但注意力都不在这上面。一个字都没有入眼,他只是呆呆地站着。

    良久,直到腿站麻了,才放下这沓纸。他心里隐隐觉得,如果他不签字,可能一辈子都只是个过路人,遥遥相望。

    “真是太贪心了……”他轻轻嘀咕着,“刚刚才说要放下的,怎么就又交接了呢?哈哈……”

    俞辰轻笑了几声,也不知道是在笑自己还是笑自己贪心。

    “慕笙晚啊慕笙晚,是你自己送上门的……”

    俞辰的眼角泛起点点泪光,在这良夜里低低地哭笑着。

    他悄无声息地没入了良夜,天上的月亮弯弯地笑着,海浪声由远及近,摆渡人渡船到他的身边。从此,与鲸为伴,眺望着远处海滩上暗涌的烟火以及那醉人的月光。

    寻找着海底的倒影。

    ……

    开门声响起,打破了一室的寂静,“你吓死我了,回来了怎么不开灯啊!”

    路行舟和顾乔柯配完回到寝室就看见一片漆黑,路行舟以为俞辰不在,结果一开门看见一个黑影坐在桌前,直接给吓得魂都没了。

    “你说你也真是的,直接就走了,笙晚回来的时候边喘气边小声骂人,我离得她近,乔柯就没听到。那张嘴真的是……没下来过,这给我脑子炸的。”

    路行舟又嘀嘀咕咕说了许多。他听了一下午了,现在脑子里全是慕笙晚的声音。再这样下去,他觉得自己可能活不过明天。

    许是顾乔柯听不下去了,打断了路行舟的嘀咕,“俞辰,你也真是的,给人留下了这么坏的印象,在笙晚这留下坏印象的人基本没有好过的。更别说和她谈恋爱这件事情了。”

    俞辰觉得自己后背已经涌起了丝丝凉意,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

    “我看她挺正常的啊!”

    闻言,顾乔柯翻了个白眼,“你慢慢就会发现,她越看着正常心里面就越不正常,尤其是对你笑的时候,千万不要被她善意的笑容迷惑。”

    说到“善意”两个字的时候,他还特意延长加重了一下。

    不喜欢就不喜欢吧,反正也没什么希望。

    整整三年了,要注意到肯定很早就注意到了,要喜欢也很早就应该喜欢上了。

    我又在期待什么?别期待了吧,这种事情不应该降临在你的头上。

    俞辰嗤笑了一声,他在笑自己太奢求温暖了。

    世界的温暖是偏爱,那个人运气好就给哪个,然后被神眷顾着的孩子就会一直好下去。神明是不公平的,人人生而不平等,又何必奢求这些有的没的。

    “俞辰,你真的就打算这么佛系下去吗?不满你说啊,笙晚今晚还和一个男的打电话打得特别高兴。”

    路行舟的声音毫无防备地闯入他的耳朵里。

    即使他知道这是路行舟拙劣的激将法,他也还是不动声色地攥了攥手心。

    “行了,你有病就别出来祸害人。”俞辰的语气有点不耐烦,饶是路行舟这种比谁都粗心的人都听出来,只好讪讪地闭嘴。

    俞辰他不知道他要怎么怎么做,他几乎连应该干什么都不知道。他感觉自己像是在江面上漂浮着的纸船,渺小而没有任何的方向。

    他只能诚惶诚恐地待在纸船,直至天边无尽的夜色褪去。

    ……

    “好,我待会儿就去。”

    慕笙晚的母亲在去世前留下了一些遗物,在遗书里边也写到过,但是她从来没有接触过。

    最近好不容易有点苗头了,所以她得追查下去,刚刚李叔(太久没更新了,我也忘了叫啥,你们自己自动代入好了)给她打电话就是因为这件事。慕笙晚看着手中的文件袋,这日光竟让她觉得这个文件袋充斥着几分朦胧。不知道为什么,手中的文件袋很沉重,她心底里觉得如果打开了这个文件袋就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她摩挲着牛皮纸,道了声谢谢,离开了这烈日下。

    线圈一圈一圈被解开,里面的东西有很多,但最多的还是纸张。她不知道这沓纸上面写的是什么,但她本能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

    最起码对她母亲来说不是好事。

    但她无所谓,这个女人带给她的只会是灾难,又哪会给她什么好的。恨是不会随着时光消磨在尘世里的。

    她知道尽管自己没有表现出来,心底里也是恨对方恨到极致的。

    慕笙晚微蹙眉头,她没有想到这里面的东西会让她如此吃惊,但这些跟她没有关系。这写的都是上一世的人恩怨,即使有仇人过来寻她,也寻不到的。

    在一团火光里,这沓纸成为了点点灰烬,这种东西还是烧掉为好,没有人再会知道这里面的秘密了。

    “我和你父亲是在来故鄣的一辆火车上认识的,那个时候的他穿着一身干净的白衬衫,和笔挺的西裤,我就那样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被他深深的迷住了。我尝试着靠近他,他即使知道也任由我靠近,但他和我始终不是一个终点的。我连他的传呼号都没留下,”

    “后来,我去了青岛,才遇见他,在转乘的时候遇到了他。我就留下了他的号码,后来再次遇见的时候他就跟我表白,我们很快地就结婚了。没有谈恋爱,一星期内完成了表白和求婚,那时候太着急了,连认识对方都没好好认识。

    “一开始还好,直到我怀孕的时候,他逐渐对我冷暴力,我以为是他太累了,现在想来这只是噩梦的开始罢了。我映像里那个穿着干净白衬衫的少年从此乘风远去,在他第一次打我的时候。

    “我以为我能感化他,但并没有。然后……我出轨了。那个男人对我很好,我想着跟他离婚之后我就带着你嫁给他。但还没离婚就被那个男人知道了。后来他每天都会打人,我也没办法离婚和报警,只能受着这折磨。”

    “你应该也看到了,毕竟柜子总是合不上。我实在活不下去了,就杀了那个男人后准备了安眠药自尽。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了。这个文件袋里的其他东西,都是留给你的,这些年,我也存了点钱,可能你已经用不到了,但这也是妈妈的一片心意,望你收下。”

    “最爱你的妈妈。”

    她的脑海里不断流转着纸张上的内容,其他的东西慕笙晚都没有记住,她只记得那一张。其他的什么恩恩怨怨都像是过往云烟一样消散在空气中。

    只留下点点斑驳。

    空气中的尘埃与火星还未散尽,整个房间被烟雾缭绕着,倒有几分在茫茫海洋里蓬莱的意思。

    烧毁后的几分钟,慕笙晚目光呆滞了许久, 她好像才反应过来这里面的内容对她也是很重要。慕笙晚烦躁地捏了捏眉心。

    但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件,重要的是她今天突然觉得之前那个网爆抄袭的事件太过可疑了。舒芙如果想借此来向她提起这件事,那真的太没必要了。

    舒芙知道自己只要打个电话就能跟她说这件事,而且制假证说他们抄袭,如果被别人爆出来指证是她自己一手策划,那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但她为什么要承认这件事,除非这后面有其他人在操控着。但慕笙晚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和谁有仇,而且这个人也知道她自己创办了一个小型的配音社。

    慕笙晚下意识咬了咬唇,这件事对于她来说太过于棘手了。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动漫的黄片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