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一女主被n男强迫np纯肉

    剧情介绍

    江城的这场春雪并没能持续多久,雪后第二天天就放晴了,阳光特别明媚,雪消无痕,抬头望天碧空如洗,显得苍穹分外高远,让人不得不感叹,春天真的来了!

      虽然江城的确诊人数仍然还在持续增加,但增长的幅度已经开始衰弱,下降。专家们仍然在呼吁疫情克不容缓,但每个人都清楚,疫情就像兔子的尾巴,已经长不了了。

      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抗战,无数人拼命全民参与,已经让江城走出了最阴暗的日子。

      基层入户排查的工作仍然在继续,网上甚至流传出发热病人对入住医院挑挑拣拣的段子,获得大家一致批评的同时,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特别踏实。

      这件事的背后间接的证明了医疗资源的充足,感染人群个个都得到了医治。网上求助的呼救声没了,更多的是讨论买菜和采购的信息,人们一旦开始关注生活,便到处呈现勃勃生机。

      许泽文如今最主要的工作仍然还是负责社区居民的蔬菜配送。当初封城时,谁都没有估计到疫情会持续这么久,所有的食物储备在时间面前都不够看,连带着他的工作量也大了起来。

      不过最令许泽文放心不下的仍然是仙门巷45号的廖阿姨,自那天突发入院到现在已经快一个星期了,许泽文每天路过都要进去看看黑子。

      那狗的确是极通人性,它似乎已经牢牢的记住了许泽文,只吃他投喂的食物和水。有一天他有事过来不了,专程托了另外一名志愿者给它喂食,结果它宁愿饿肚子也没有动一口。

      自那以后,许泽文不管再忙,绕道都要过来一趟。

      只是这次他推开院门,院子里却悄然无声,没有迎接他的欢快犬吠。

      “咦?怎么回事!”

      “黑子,黑……”许泽文急了,他很明白黑子对廖阿姨的意义,莫非是自己没有关好院门让它给跑出去了?这要是给弄丢了,后果他承受不起啊!

      许泽文环视了一圈都没有在院子里看到那只狗转身就往外跑,希望黑子只是一时贪玩自己出去放风了。

      “黑子~黑子!”许泽文边跑边喊,可惜始终都没能得到回应。

      他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自从廖阿姨入院之后那狗都是他在照顾着,每天都乖乖的在家里等着他的到来,为什么今天就没影儿了呢?

      正当他都要找得绝望了的时候,突然远远的听到狗叫声,“汪~汪汪!”

      虽然声音并不大,但传进许泽文的耳朵里却犹如天籁,是黑子!

      “黑子!”

      等他询声找过去,只见那条黑花色的大狗焦躁不安的来回奔跑,估计是听到了许泽文的声音,想要奔过来,但却又不知道为了什么,头却始终倔强的朝巷子的尽头对着大道的那边张望。

      “黑子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许泽文顾不得探究大道那边有什么,他只庆幸自己找到了狗,没帮廖阿姨把黑子弄丢,“好了,回家吧,可把人给急死了!”

      黑子的脖子上还套着绳子,许泽文也不知道它是怎样自己挣脱出来的。

      可就在他正要去牵绳子的时候,黑子却猛的朝前飞奔过去了!许泽文是见识过它的凶狠的,但这样的举止它在他的面前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喂~”他只得认命的又追了上去。

      黑子并没有跑多远,这会儿已经停在巷口不停的吠叫着,不过声音并不凶狠,声音低低的,许泽文竟然听出撒娇的感觉。

      正当他疑惑时,一辆医院的救护车稳稳的停了下来。

      “!!”

      许泽文一早就知道黑子不错,很通人性,但他真的不知道一条狗的感觉会如此灵敏。

      看着廖阿姨在护工的搀扶下下车,看着黑子撒着欢的在她的身边来回窜跳,他很有些不真实的感觉。连他都不知道廖阿姨今天出院回家,那黑子是怎么知道的?并且早早的就过来等着了!

      “廖阿姨,身体这是没问题了吧?您看黑子,早早的就来迎接您了!”许泽文的内心很是感动,真正见识了‘人不如狗’系列。

      相比人的喜新厌旧、见异思迁,狗狗的世界就要简单很多。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你的世界不止宠物,而宠物的世界却只有你。

      此时廖阿姨也早就一把抱住了黑子,一主一宠像久别重逢的亲人,也的确是久别重逢,中间还差点隔着生死。

      “是小许啊,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这把老骨头这回就真的完了。”再见的廖阿姨精神头差了很多,说话的时候还红着眼眶,但无论是声调还是语句,都平和了很多。

      “谢什么谢啊,不过是正巧顺路罢了。”许泽文对这样平和,还给他道谢的廖阿姨还很不习惯,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出院了就好,也别在外面久呆,赶紧回家吧!”

      廖阿姨这回难得配合的点了点头。

      救护车停下的位置是仙门巷较窄的那头,机动车没法再往里进了,许泽文主动上前帮忙拎了行李,搀扶着廖阿姨慢慢朝家里走去,最欢快的就是黑子,朝前跑几步又绕回到廖阿姨身边亲昵的蹭碰着又让开。

      一开始许泽文还担心黑子会阻碍廖阿姨走路,结果人家把控得极好,一点儿都不碍事。

      “廖阿姨,您这次要谢的啊其实是黑子!它真是太聪明了,要不是它的叫声不同寻常,谁都留意不到您出事了。”

      “黑子陪了我四五年了,跟我的孩子似的。”廖阿姨这回入院要不是及时,性命不保。经历过生死之后,感悟非常多。她叹了口气道:“是啊,这狗比我强!它分得清善恶,知道你是好人才向你求救的!”

      “阿姨真是老糊涂了,之前那样对你,你还肯帮忙……”

      这话许泽文没法接,“您没事就好,当时那情况不管是谁注意到,都会帮忙的,您也别往心里去。”

      其实他对廖阿姨的刻薄还是心有余悸的,只是想到老人孤单一人,她心里也肯定不好受,家庭和美老有所依谁又不想慈祥宽容一些呢?

      “不知道您今天出院,也没给你备菜,您先想想家里差什么,想好了给我发个信息我等下给您捎过来。”把廖阿姨安顿下后,许泽文又要急冲冲的配送去了。

      廖阿姨再次回到自己熟悉的家,确实是感慨良多。

      以前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在这里,生怕别人算计,整天竖起满身的刺,只想隔绝一切麻烦。但这次生病情况危急,不仅许泽文不计前嫌来查看及时将她送医,社区的工作人员更像自家亲人似的替她忙前忙后,回到家来一切都没有改变,连她在医院里一直担心的黑子也被人照料得极好,突然便不觉得自己有多孤单了。

      “黑子,咱们都遇上好人了啊!”她轻轻的拍拍黑子的头,一人一狗相伴着进了屋。

      等许泽文再次送菜到这里,廖阿姨什么挑刺的话都没有说,还把第一次让他垫付的三块钱也一并给了他。

      “小许啊,以前是阿姨不对,让你受委屈了!”

      看着焕然一新的廖阿姨,许泽文由衷的高兴,不仅仅是自己不再受委屈,而是为廖阿姨。

      她能觉察到自己的问题并改正,一定会改变别人对她的看法,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接近她,日子就不会再过得那么孤单了,许泽文的记忆还很清晰,她出事的那天,隔壁的邻居还蛮焦急的。

      肖雯被隔离的这些天,整个人都有些浑浑噩噩的,脑子里一整天都没有空闲的时候,只要不想点儿什么,她的心里就会非常难受。

      妈妈的离去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二十来年的呵护养育之恩还没有来得及报答,却再也见不到那个人。可是真正回想却又不知道到底这些天都想了些什么,脑子里空空的,心也空空的。

      在医护人员的恭喜声里走出隔离点,站在空荡荡的街头,整个人也是茫然的,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

      爸爸的治疗很顺利,入院之后有过两次反复,听说现在已经平稳了很多,正在一步步的康复中,妈妈去世的噩耗她还没有透露出半分,生怕影响到爸爸的情绪。

      但失去亲人的伤痛积压在自己一个人的身上,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有所轻减,她反而有些承受不住了。

      家里已经做过彻底的消杀,回去是安全的,但她却一点回去的念头都没有。只要一走近那个院子,积淀在内心的伤痛就会让她痛得喘不过气来。

      突然觉得江城那么大,而她却无处可去。

      和乐佳园正忙得不可开交的郝仁看着手机里的短信,一时有些缓不过来。

      “郝主任,我能过来上班吗?”

      肖雯,肖雯是谁啊?

      正当他要向田小军询问时,脑子里猛的划过一段记忆来。他从李勇那里听说过的,他出过的第一个大活,一家三口感染了俩,那小姑娘就叫肖雯?

      他曾见过一面的,自家物业的会计也叫肖雯,不会是同一个人吧?那也太巧了。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一女主被n男强迫np纯肉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