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奇乐电影

    剧情介绍

    王明月走了,麟都之中议论的人更多了。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闲话,毁人名节也不过就是他们的几句话而已。

    要我在王府之中每日看着李晴菲,肯定是做不到的。我不是方梓尘那个女人,对李晴菲和她孩子的容忍度没有那么大。

    既然我都已经答应了方梓尘,那我肯定不会动手,至少,是现在。

    距离王明月的葬礼,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了。照着王爷他们最新来的信上所说,还有一个多月他们就要回来了。

    这些日子我倒是没少进宫,一是想要打探一下宫里是否有什么变故,二是想与那掌管内务的徐公公打点好关系。

    这半个月来的打点倒是没有白白浪费,虽然徐公公不说,但是那御膳房的宫女青玉倒是跟我说了不少这最近发生的事情。

    就比如,原本在暮朝节上还健康着的皇上,在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面,突然病重。听那御医的消息,似乎是体内早有毒素,只是一场风寒将那毒素激发了出来。

    这皇上病重,无法上朝,最近治理国家大事的,自然成了太子。

    这天,我再次打着探望皇上的旗号来到了皇城内。不过,兴许是我来得早了些,刚刚从文仪宫里出来的时候,正巧是下朝的时辰。

    我只能去御花园走走,避开那么下朝的人。主要是为了避开王尚书,王明月的哥哥。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王明月的死,心里总是有些过意不去。说起来的话,应该是,明知道王明月要做什么,却冷眼旁观。

    “参见王妃娘娘。”正想着呢,突然眼前便出现了一面黑影。仔细一看,正是王尚书。

    真的是越怕见到谁,谁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尚书大人?这下朝了不回自己的府邸,来此作甚?”

    我生怕他会说明月的事情,本来那时听着明月要殉情,心里就只想到了事不关己。可是,如今却害怕了起来。

    “明月的事情,王妃应该是清楚的。我只有一事相求,请王妃娘娘答应。”

    “但说无妨。”

    “微臣得到消息,那负心人并未战死沙场,而是托人带了一个口信回来罢了。等到王爷凯旋的日子,那人定会回来。还请王妃将这些交给他。”说着,王尚书拿出来了一个锦盒。

    这锦盒的做工很是精美,上面雕刻的牡丹花镶上了金线,在日光下显得华美。

    “你们兄妹二人倒是会寻人,都来找我。不过,那人叫什么?”

    “在此不便多说,都在盒子里面了。微臣,谢过王妃。”说完王尚书便离开了。

    将锦盒交给了一旁的白芷,心里总归是有些难过。这世上,怎么这么多的负心之人呢?

    “小姐,那王家的小姐,是不是,被骗了?”白芷在一旁小声地问道。

    “是不是被骗了,只有她自己知道吧!外人眼中,能看出什么呢?”

    本来想着,就此回到王府的,本来今日也是闲来无事才来的。可是,宫里总有想跟我作对的人。

    这不,迎面就看到了张成怜过来了。

    “把锦盒收好了。”叮嘱过了白芷,还是得上前去行礼啊!

    “参见太子妃殿下。”

    “这不是辰王妃吗?怎么,今日来的这么早?”张成怜阴阳怪气地说道。

    “太子妃也起得很早啊!只是,上次见您的时候,您身边不是有个叫千汾的姑娘吗?怎么今日没有一同来此呢?”

    李千汾似乎是被太子挑中了,这张成怜与她之间的关系便一夜之间碎掉了。

    “辰王妃倒是心细也闲得慌,倒是开始管起我来了。”

    “臣妾不敢,这只不过是聊表关心罢了。”

    “刚刚过来的时候正巧见到了王尚书,不知道,他来此作甚。”张成怜说话的时候,紧紧地盯着我,就好像是抓住了我的把柄。

    “应该是正巧碰到吧!我怎么知道他来此是为了找谁呢?”

    “这里只有你和你的丫鬟,不是来此找你,难道是来找那个小丫头的?”看样子张成怜是想要咬着这个事情不放了。

    既然如此,那只能跟王尚书说一声对不起了。

    “殿下这话说得真是好笑。莫不是怕事情扯到自己身上,反倒开始往臣妾身上泼脏水?”

    张成怜瞪大了眼睛,指着我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何曾往你身上泼脏水了。”

    “殿下这意思还不明显吗?不过,我倒是听王尚书说,他在此等人,没过一会儿您便来了。这可真是巧啊!正是皇上病重的时候,殿下这么做,不怕落人话柄吗?”

    这话倒是气着了张成怜,只听得她说:“辰王妃以下犯上,掌嘴。清依,去!”

    这个女人倒是狠,就是不止何为忍字,而且,还有些蠢。

    清依是张成怜身边的丫鬟。她倒是听话,只是,想要掌嘴可是没有那么容易,首先白芷这关她就过不了。

    白芷将锦盒交给我,瞬间便到了清依的身后,三指锁着她的喉咙。

    “张成怜,你是太子妃没错,但是我也不是你们能够随随便便动得了的人。白芷,给她点教训。”

    白芷把手从清依的脖子上移到了她的胳膊上,用力一抓,清依正要叫的时候,白芷捂住了清依的嘴,说道:“乖,别叫,会把人招来的。”

    就这样,清依的右手便废了。在白芷把清依扔回张成怜身边之后,我们本打算要走了的,岂料张成怜突然挡在我们面前。

    “方梓尘!别以为你能就这么走了!”

    “怎么?太子妃殿下,是想要在这御花园大打出手吗?可别忘了,今日这宫中,见不得不干净的东西。”

    不过张成怜似乎还没有打算让开的意思。只能是将她推到一边,只是她在我身后幽幽地说道:“方梓尘,你总会落到我手中的。”

    “是吗?那我就等着了。希望这一天到来的时候,你还能这么站着说话。”

    我已经落到张成怜手中一次了,那次是我没能控制这个身体,这次,一定会不一样的。我要她,祈求我,赐她一死。

    “小姐,我们这么对太子妃,是不是不太好啊?”

    白芷跟我走在回府的路上,有些担忧地问道。

    “那又如何?我倒是也没有见你在动手的时候,手下留情啊!”我笑着说道。

    “在我面前欺负小姐就是不行。”白芷很严肃地说道。看来,她还真的是认真了。

    不过,可惜了,我不是她的小姐。

    回到王府之后,看着那锦盒内的东西,倒像是相思定情之物。

    玉佩、金簪、手帕还有好多荷包。做工都是精细得很,而且那荷包上面每一个都绣了一个枫字。

    再看那压在箱底的信,看样子是王尚书些的。

    细细读来,原来明月喜欢的车骑将军的儿子赵青枫。赵家早已经为赵青枫寻好了成亲的对象,但是,赵青枫和王明月情投意合。

    那些荷包,便是王明月绣来打算送给赵青枫的。可惜的是,赵青枫却没有遵守约定。

    赵家为了让儿子能够建功立业,要他去往边疆,在走之前的一个月,赵青枫娶了那个早已经约定好的女子。

    本以为明月会死心的,可是,明月却在他们成婚的当日昏倒了,大夫便查出来明月有了身孕。而后,明月便得到了赵青枫死在战场的噩耗,也随他去了。

    若是结果如此,那便也是苦命的鸳鸯。但是,赵青枫根本就没有死,还活着。那死去的消息,是他故意放出来的。

    最后,那信上写着:“我已经辞官了,而且,我也不愿意见到赵家的人。所以,这些所谓的定情物,还请王妃代为转交。”

    看来,是这赵家的人,负了王明月啊!果然,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长久。

    仔细看这玉佩,上面那细小的裂纹,似乎是重新补过的。也罢,就等到那姓赵的回来,扔到他的面前吧!

    “小姐,这世人皆苦吗?”白芷在一旁看着,突然出口问道。

    “也不尽然。碰到个情字,有苦有甜,只看你遇到了个什么人吧!”这话对于白芷可能还是真的,但是对于我来说,已经假的不能再假了。

    自那之后,我只去过一次王家,那时候正好赶上了他们要搬家。再然后,麟都之中,便再也没有听到过王家的传闻了。

    不过我也没有消停了几天,那李晴菲便突然找我来了。

    “呦!妹妹怎么来了?我这倒也是没有准备糕点,你可别见怪。”那日我正在按照师父教的方法调息呢,李晴菲便突然推门而入。

    “姐姐,您还在装傻呢?”李晴菲突然来这么一句,倒是让我有些疑惑,我这是又装什么傻了?

    “妹妹是什么意思,我没有明白。”

    “暮朝节的时候我没去,姐姐,是否就拿走了本属于妹妹的护符呢?那应该是皇后娘娘赐予我的吧?”

    原来李晴菲是在惦记这个!那倒也是小事,只是,是谁告诉她的?

    “看姐姐这个记性,倒真的是忘了。白芷,去我房里拿给她。”

    在白芷将护符交给她之后,我将她拦了下来:“还不知道呢,妹妹是从哪里听说的,护符一事呢?”

    “姐姐莫非是担心,有人通风报信?”李晴菲挑眉问道。

    “呵!通风报信?这我倒是不担心。既然你不肯说,那我也不多问。只是,这个院子清净,见不得你这样咋呼。白芷,送客。”

    “呵!你这个地方,我倒也不稀得待呢!”

    李晴菲走后,白芷倒是问我:“小姐,那个护符果真没事吧?”

    “当然,我那天回来就将护符里的东西换了。”

    不过,张成怜应该是笃定了我将护符私吞了不给李晴菲,才会专门告诉李晴菲这么一声的吧!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奇乐电影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