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黄图男在上女在下

    剧情介绍

    此时的闻盛临喝了酒,他有些控制不住酒精的作用,看着床上在哭的闻婉澜婉只觉得十分心疼,身下更是用过一丝热流,感觉十分的燥热。

    而此时的闻婉澜还不知道闻盛临已经对她起了心思已经控制不住他自己了,还仍然坐在那里哭着整个人,梨花带雨的好不可怜。

    闻胜林看着她这样子再也控制不住了,直接一把将正在哭得闻婉澜,推倒在床上弃身而上。

    他低头看着面前满是泪痕的闻婉澜,感觉心中有些心疼,但身下却是有一股暖流涌过,好像有了什么反应……

    “你干……干什么!闻盛临你给我起来!”闻婉澜虽然未经人事,但是看闻盛临这个样子,他还是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的,所以便挣扎了起来,甚至大喊大叫,可是闻盛临还是纹丝不动地压在他的身上。

    闻胜林根本就无事闻婉澜挣扎的动作,直接便俯头吻上了她的唇,她现在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就只想占有闻婉澜。

    一想到刚才那个男人和他在一个房间里,并且他还不抵触,但是却这么抵触,他心里头就很烦躁,难道他还不如刚才那个猥琐男吗?

    闻盛临的手自然也是不安分的,叹到下身闻婉澜感觉到了,嗯,但是不管怎么挣扎都没有用,然后便只能无力的哭了起来,脸色也略显苍白,可这并不足以拦住闻盛临的动作。

    最后,一夜无眠……

    第2天闻婉澜是在刺眼的阳光中醒来的,她刚一睁眼便看到了面前放大板的闻胜林的脸。

    顿时他便想起了昨晚的事情恼羞成怒,悲愤交加起身想要离开,但是稍微动了一下,却发现全身都像是要散架一样,好像被大卡车碾过似的,疼痛难忍。

    而就在这时闻盛临听到响动也苏醒了过来,他一睁眼便看到了在他身边咬牙切齿的闻婉澜。

    他这才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她居然没有控制好自己,强行和闻婉澜发生了关系,顿时闻盛临的眼中便有了几分懊悔,现在他肯定厌恶死自己了,这一下该怎么办!

    闻盛临想对稳稳的负责任,可是一想到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又有些犹豫不定,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有些懊悔的看着闻婉澜。

    而闻婉澜,看着新来的闻盛临没有丝毫的表示,他忍着浑身的疼痛挣扎着坐了起来,将衣服穿好便准备离开。

    “等等。”

    就在这时闻胜林叫住了他,闻婉澜没有回头就只是站在那里想听听他会说什么,难不成是要对他负责任吗?

    可是闻婉澜想错了,闻胜林犹豫了,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我们现在的关系,如果公开的话……”

    接下来的话不用再说闻婉澜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然后淡淡的说道:“我明白。”

    闻盛临听着闻婉澜的话,愣了一下感觉心中抽痛,不知道为何,她听着他有些无所谓的回答,感觉心里很是难过。

    “对不起。”但是最后他还是只说了一句对不起,言语之中蕴含了他的懊悔,可是却让闻婉澜伤透了心,也对他彻底失望。

    他穿上衣服看了闻婉澜一眼便毫无留恋地离开了,只留下她一个人在公寓里。

    门婉澜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再也绷不住了,他跌坐在沙发上,哇的一下子就大哭了起来了。

    那哭声撕心裂肺止都止不住,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啪嗒啪嗒的一直落下,但是心中的难过却不及万分。

    他没有想到闻盛临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强行跟她发生关系,不说居然还不愿意负责,那他到底算什么?一件物品吗?他可以随便丢弃吗?

    闻婉澜越想越伤心,心里的疼痛绝非一般伤痛可比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落下,他就这么哭了好久,知道后面将眼泪都哭干了。

    他只是觉得眼睛很疼,眼眶也布满了血丝,心中十分的痛苦可是却怎么也哭不出来了。

    闻婉澜现在感觉心如死灰,本来它还有对闻盛临有一丝的留恋,不太想去国外进修,思虑了很久。

    可是现在他决定了他要去国外进修,他不会因为这样的一个男人改变自己的计划。

    他现在越发觉得闻盛临这个男人不值得她去爱,也不值得她托付,他能托付的只有他自己,他只有让自己变得强大,才能保护好自己。

    最后的最后闻婉澜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看着镜中的自己硬是扯出了一抹笑容,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要笑着面对的,只要出国了,他就见不到闻盛临也就不会难过了。

    想到这儿,她顿时感觉心情好上了几分巴不得立马就出国去进修,离闻盛临这个渣男远远的,他就不会再感到难过了。

    文闻岚硬是扯出了一个笑容,然后别人出了公寓,结果谁知一下楼就看到了站在楼梯口的闻盛临。

    他皱起眉头而后当做没有看见似的,从他身边走过,不想理会他。

    结果谁知闻胜林却一把抓住了闻婉澜,然后带着怒气说道:“你就那么讨厌我吗?连跟我说句话都不屑于吗?”

    闻婉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没有回头,但是却回答了他的话。

    “没错,我就是讨厌你!你要什么没什么,还不如我昨晚的男伴,你以为我很想让你负责任吗?不付就不付,你以为丢了一个第一次能怎么样吗!”

    闻婉澜看似无所谓的说出了这么一些话,但是心里却难受得紧,感觉心脏有些头疼而闻盛临亦是如此,听到这些话,他感觉心痛到窒息,同时眼中又多了几分怒意。

    闻胜林听了这句话,眼中盛满的怒意,他没有想到闻婉澜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他居然还不如昨晚那个傻小子,简直就是侮辱她!

    “好啊,那你多少钱一次,我付你钱!处女是吧,十万够不够!”闻胜林从西服的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然后在上面随便划了几个零,丢在了闻婉澜的脸上。

    转身气愤离开,只留下闻婉澜在原地默默的流泪,他没有想到闻胜林居然就是这样一个人。

    而与此同时监狱那边,苗风云再起是李疯狂的大笑,装作精神病,事实上他只是有短暂的癫狂罢了并没有什么病,他是想以此获得保外就医。

    他就是为了离开监狱,所以装出来的,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事,萧芷兮知道这个消息以后,立刻就猜到了苗凤云的意图,他约了萧建仁和萧筱一起赶到了监狱。

    “萧芷兮,你又要搞什么名堂?为什么要约我去监狱?你是不是把我母亲怎么样了?”

    萧筱看着萧芷兮不满的说道,眼神中满是怒意,也不知道这个萧芷兮到底是要干什么,都耽误他和林海哥哥约会了!

    萧建仁在一旁沉默不语但是脸色却十分的差劲,他在看到萧筱的时候便想起来苗凤芸做的一切

    一想到自己照顾了那么多年的女儿不是自己亲生的,他就十分的生气,恨不能把这对母女给掐死。

    两个人都不想去见苗凤芸,萧筱和她已经断绝关系,而萧建仁也已经跟她离婚。

    并且萧建仁一想到苗凤芸做的那些事情,他就十分的生气,根本就不想去,简直就是恶心他自己。

    去看一个给他戴绿帽子的女人,他还没有那么好的心态!

    而萧筱则是有些愧疚,也有些觉得她是累赘,她现在可是要成为林家的少奶奶了,万万不能让她给毁了。

    林家可是说了让她和苗凤芸断绝关系才肯娶她,她绝对不能栽在这里。

    “萧芷兮,早知道是这事,我根本就不会来的,你休想带我去看那个贱人!”

    萧建仁黑着脸,一脸怒意的说着,语气倒是很平静,因为现在的她只是觉得苗凤芸很恶心,但是没有最开始那么大的火气了。

    而那一边的萧筱也同样不想去:“我也不去,我还要去跟我的阿海哥哥约会,没空!”

    两个人说完之后转身都准备离开了,但萧芷兮却叫住了他们:“站住。”

    “如果你们今天从这里离开不和我一起去的话,那就要考虑下后果了,我会让你们失去最宝贵的东西。”

    两个人听到萧芷兮的话,脸色都很苍白,因为他们各自都想到了自己最珍视的东西,自然也想到了失去以后是什么滋味。

    萧筱珍视的自然是林海和林家少奶奶的位置,而萧建仁则是珍视他的萧氏集团如果要失去了会让他们生不如死的。

    他们都是见识过萧芷兮的手段的,既然萧芷兮敢说他就能做的,他们两个可不敢贸然挑衅他,否则的话恐怕是要失去更多。

    萧芷兮,看着转过身的两人便知道他们害怕了,然后又接着说道:“我想你们已经猜到后果是什么了吧,那就跟我一起去吧。”

    他这句话气得两个人咬牙切齿却不能把他怎么样,最后无奈只能跟他一起去了精神病院看苗凤芸。

    事实上两个人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心里头都有自己的盘算,有自己的事情,早就把苗凤芸这个人给忘到脑后了。

    反正肖建人已经跟他离婚了,他也不是肖建仁的妻子了,而肖晓也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也早已断绝母子关系,他们现在真的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了。

    所以就算不去看他也是理所当然的,可是在萧芷兮的威胁下,他们也没有办法就只能去了。

    没过多久他们就到了精神病院,车在稳稳的停了下来,萧建仁和萧筱两个人都黑着脸下了车,而萧芷兮则是一脸开心,嘴角的笑意不曾消失。

    他就是要看这种伦理大戏,一会儿苗凤芸和萧建仁还有萧筱三个人一定会闹起来的,他正好可以旁观坐山观虎斗什么的,最好玩了。

    萧芷兮进去以后,和前台的护士问了一下苗凤芸在哪个房间,然后便带着两人一起上去了。

    他们两个一脸的不情愿,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苗凤,雨的心情就非常的不好,而小小还掺杂着一丝愧疚,他当初只是说为了嫁进林家才出此下策,只是暂时的,可是后来就就再也没有去看过苗凤芸。

    因为现在在她心里,苗凤芸已经成了一个累赘,成了她嫁进林家的绊脚石,他就只能和他断绝关系,不能再有一丝丝的联系。

    到了苗凤芸的病房之后,萧芷兮推门进去边看到他,正坐在床上发呆着望着窗外,眼神很空洞。

    萧芷兮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心想着好戏就要开始了。

    就在这时,苗凤芸本想转过头躺下休息,给我看到了站在入口处的萧建仁萧芷兮还有萧筱三个人愣了一下。

    随即他便傻笑了起来,然后大声的喊叫着,甚至光着脚,直接从床上跑了下来。

    “嘿嘿嘿,你们是谁呀?是不是来给我送糖的呀?你怎么这么像我女儿呀?”

    苗凤芸装疯卖傻的拉着萧芷兮的手,疯疯癫癫的笑了起来,看起来倒像是真的一样,但是萧芷兮可不是他这一套,他知道苗凤芸就是装的。

    可是萧建仁和萧筱看到苗凤芸的状态去皱起了眉头,想不到他母亲居然就这么封了,萧筱心里也十分的害怕。

    她生怕萧芷兮,把这样的招数用在自己的身上,但殊不知苗凤芸癫狂,还是因为他们父女两个的事情,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变成这样,只不过现在确实是装的了。

    不过无疑她的演技很好,因为萧建仁和萧筱两个人丝毫没有看出来,她饰演的看起来就像是真的疯了一样。

    本来正跟萧芷兮闹着的苗凤芸,突然一下子转头扑到了萧筱和萧建仁的身上。

    “你们带我出去!我要出去!”

    萧建仁厌恶的看着她,然后伸手一把将他甩在地上,而萧筱也是皱着眉头一脸的嫌弃,如果他有一个这样的母亲,林家一定会不要他的,这绝对不行!

    “不行!”晓晓有些害怕,苗凤芸现在的状态大好的一声便跑出了精神病院,而萧建仁也随即离开。

    装作精神病的苗凤芸,看到他们两个相继离开,眼中多了几分深伤,差点眼泪就流了下来,但是想到萧芷兮还在,他绝对不能这样转而又傻笑了起来,回到了病床上。

    “行了别装了,他们都走了,还装给谁看呢?”萧芷兮毫不留情,面地拆穿了苗凤芸。

    苗凤芸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他没有想到萧芷兮居然这么聪明,一眼就看破他了,他就是装给萧建仁和萧筱看的,希望他们还能有一丝丝的良心把他带回去养,可是并没有。

    他现在的心凉透了,彻彻底底的两头了,她没有想到她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的丈夫和照顾了那么多年的女儿,就是这样对她的。

    苗凤芸没有哭,而是自嘲的笑了起来,他感觉自己这些年真心都喂了狗,没有想到竟然养出这么两个白眼狼,没有人在乎他的死活。

    萧芷兮看着他的样子,嘴角勾西魔冷笑,没有一点点心疼他,他一想到当初自己的母亲很有可能也是被他这样害死的,心中便更加的愤怒,觉得更加的开心了。

    他终于还是报了他母亲的仇,也报了自己的愁,这个苗凤芸从小便对他那样子,现在也该接受应有的惩罚了。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黄图男在上女在下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