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

    剧情介绍

    偶尔璃洛会和清月,泽七一同去马场骑马,清月,泽七是爹爹在街上救济回的孤儿,比璃洛小一岁,自小便将她们一处养着,一起读书识字,璃洛也将她们当作妹妹看待,府中上下十分和谐,无论是谁都从不会对她们另眼相待,管事婆婆一直在李府管着家中大小事务,没有孩子,更是将她二人视如己出。有时映画也会过来,不过她是不会骑马的,常常坐在一边看着她们在草地上驰骋。又或者,几个姑娘家找个好地方一起弹琴吟诗,每每遇到一处好地方,映画同璃洛都要写下几句,或者画上一幅画,将那美景用她们的方式留下来,带回去。真正要拿出来比较的却也没有什么,唯独要说的怕是只有映画的女红了。映画做的帕子,上面绣的纹路每每都让璃洛惊叹不已。这便是她们的常态了。

    缘于家里给的极大的自由,她们一直长到及笄之年都是快乐不已,令人生羡的。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对那些男女之情此时便已经知道些什么了,更何况是璃洛与映画这般才情心思的女子。且璃洛与映画不同,璃洛时常偷偷品读那些在映画看来属于闲书的文章,往往对书中所描绘故事更是感叹不已。时光飞逝,然而却孤寂漫长。璃洛早已习惯了身边的风景,却一直习惯不了这春日的清冷。她们在一起时偶尔谈及此处,璃洛对那琴瑟和鸣的情谊憧憬向往不已。

    京城之中的另一处,有一位名叫陆启的男子,他的父亲乃是朝庭命官陆玄陆大人。关于李璃洛的大名,他早就有所耳闻。更是对璃洛生出一股难以言明的情感来,不知道是吃惊,钦佩,敬慕还是——喜欢,复杂的情感堆积起来。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璃洛这个人便在陆启的心里住下。想到她的才情,又想起别人口中说的她驰骋在马场上英姿飒爽的模样……越发心动,越发好奇,越发想要见一见她。想知道这世间是否真的有这般美好的女子,单凭别人口中传颂的种种事迹,就如此撩人心弦。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这陆启年方十六,在家中央求着父亲去拜访李府大人,陆玄怎得不知自己儿子的心思,思忖再三,便答应下来。只是璃洛却并不知道,在这京城之中早有一位少年,私心暗许,盼见芳颜。

    这一日,春光流动,日光充盈,庭院之中开满了鲜花,暗香盈动,沁人心脾。璃洛坐在藤蔓上,荡着秋千,远远的望着天上的太阳。日光照耀,不过多久,汗水便湿透了她的衣襟,同庭院里散发着香气的花儿,她的身上,有女儿家的香气流动。汗水蒸腾,她下了秋千架,轻轻地擦洗着自己的双手。忽闻家仆引着客人入院的声音,她连忙朝堂内躲闪而去,慌乱之中竟把发髻的金钗掉落在草丛之中。但见来者,少年容光焕发,神采奕奕。早慧的她自然是懂得家中有女初长成的道理,想到这里,两朵红霞飞上脸颊。到底是按捺不住一颗好奇的心,少女的心事,在心间缓慢流淌,然而躲不过狂躁的心跳,璃洛躲在一扇半掩的门后安静且认真的关注着屋内发生的一切。

    原是这陆家想要与璃洛定下亲事,李父向来尊重孩子们的意见,并未答应却也不曾拒绝:“我们家中一向对子女们不作约束,这亲事乃是他们的一大要事,虽是父母,却也不好强作打算,还是孩子们自己愿意才好。”

    陆玄应道:“李大人说的是,这是自然的,我们亦非迂腐刻板之人。不如先叫他二人相处着,日后再另做打算。”

    话已至此,李诫之大人向身边人说道:“请小姐来。”璃洛听言,忙回到闺房之中清洗一番,又换了一身衣裳,这才来到厅堂之中。璃洛向陆玄大人行礼,见过陆启之后之后便坐在父亲身旁,面色羞怯不再言语。陆启看着璃洛,心中日夜思念的人此刻就在眼前,一时间到说不出什么话来,平日里的才学在见到璃洛此刻,竟不知踪迹。陆玄大人看见璃洛,心中十分欣喜,向李大人连连称赞。李诫之见了女儿此番光景,心中也早已知晓一二,这陆启也是一表人才,因而李大人心中亦是畅快满意的。这便算是见过了,此番相见,二人皆在心中暗自许下心意。李大人留了他们吃了午饭,饭毕,又闲聊了一会,他们即告辞了。陆启等人离开之后,璃洛来到院子里,方才不小心遗落在草丛中的金钗在日光的照耀下发出绚丽的光,璃洛上前,将钗子捡起,拿在手中,想到方才慌张无措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未曾想到,自己某一天竟因为一个人如此失态起来,又回味了一番在堂中与陆启见面的场景,面上羞红。

    柳姨娘不知何时悄悄站在璃洛身后,笑着看着璃洛怔怔失神的模样开口说道:“怎的把这钗子取下了?不喜欢这钗子吗?”

    璃洛被这声音似是吓到了,连忙笑着回道:“姨娘几时来这里的,我竟一点也不知道。”

    “你呀,我已经来了有一会了,璃洛只顾着发呆,也不知道我来了。只是不知璃洛是在想着谁呢?自己一人在此处痴痴发笑。”

    璃洛听得姨娘这话,知道她在取笑自己,脸颊似是要比方才还要更红了一些:“姨娘,你休要取笑我。”

    柳姨娘看到她此番光景便知道璃洛对这陆启是极为满意的,老爷也只管放心了。这李大人对女儿视若珍宝,方才怕她顾忌他的颜面又或者羞于开口不好拒绝,因而委屈了自己,这才请了夫人前来打探询问一番。适才柳姨娘不过浅浅提了一句,见璃洛这样,他们也是放心了。柳姨娘接过璃洛手中的钗子,将它仔细为璃洛戴在发间:“我瞧着那位陆启公子是极好的。品行样貌皆要高于旁人许多,你爹爹对他也是赞不绝口,是一位值得托付的良人。”

    “姨娘怎的说出这些话来打趣我。”璃洛低下头,绞着手中的帕子。

    “璃洛莫怪。你爹爹素来最是疼爱你,夫婿自然也是要千挑万选的,自你及笄之后,每每都有许多朝中大人有意拜访,向他提及你来,老爷自然明白他们的意思,只是他们家里的那些公子老爷都是看不上的。而这陆启却与他们不同,这才唤你同他见了一面。”

    “姨娘,我,我现在还不想离开你们。”璃洛吞吞吐吐说道。

    柳姨娘笑着拉过她的手:“你们现在年纪尚小,自然是不着急的,不过是先见一见认识一下罢了,其他的事还要等日后再做商榷。”

    “嗯。那姨娘,我先去寻映画了。”

    “好,去吧。”

    璃洛离开之后,李大人便走了过来:“璃洛是怎样考虑的?”

    “老爷不必太过担心,璃洛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她有分寸,有自己的打算。”

    “好,好,确实不再是小孩子了。”李大人眼中闪过些许落寞。

    “老爷可是舍不得璃洛?”

    李大人苦笑道:“瞧着只觉得似乎还是小孩子一般,不知觉间已是及笄之年,竟已有人提亲,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老爷莫要太过伤感,现在只是见一面罢了,他们年纪还小,也不急着成亲,况且就算嫁予那陆公子,两家住的也不远,时常还是可以见到的。”柳姨娘宽慰着李大人,小卓昕不知从何处跑来:“爹爹,爹爹,娘亲。”

    李大人见是卓昕,展露笑颜,蹲下张开怀抱:“卓昕来了,慢点儿跑,当心摔倒。”

    卓昕伸着手扑进爹爹怀中,李大人将她抱起,转身向柳姨娘说道:“这一个又不知道几时才有人上门提亲呢。”

    “她呀,这样贪玩,日后到了夫家定要费上一般周折才能改改脾气。”

    小卓昕并不懂爹娘在说些什么,只见爹娘似在笑她,撅起嘴巴满脸不高兴。李大人和柳姨娘看她这个样子皆笑开了。

    这边,璃洛到了映画这里将今日之事与自己的心思告诉映画,映画自然是为她高兴的。二人又闲聊畅想了许多才各自回府。那日见面之后,陆启便常常邀约璃洛,二人时常一同出游,本就秉性相投,又都是极富才学之人,在一处时,写诗作画,自是十分融洽充盈。不过这些事情大人们都是不知道的。

    (两年后)

    清月从府中拿着信件走进忘川阁来:“小姐,陆公子的信到了。”

    映画坐在一旁打趣道:“哎呀,这两个人,真真是羡煞旁人,不多久就见一次,时常还要互通书信,我到真是好奇,哪有那许多话要倾诉的。”

    “映画莫要取笑与我,不过是探讨新读了哪些文章,又写了什么好词句罢了。”璃洛转身背过映画打开信封。映画见她如此,同清月相视一笑。

    璃洛回头对映画说道:“映画先在此处等我片刻,他邀我在桃林见面,说是有要事相告。我去去便回。”

    映画笑道:“好好好,你只去吧,我在此处等你便是。”

    “清月,泽七,你们不必跟着了,我只一会便回来了。”

    “是,小姐。”

    璃洛拿着信件,忙来到桃林之中,陆启正在林中吹笛,笛声宛转悠扬,美妙动听,璃洛不忍打扰,在一旁静静听着,并不言语。曲毕,陆启回头,见璃洛站在桃林之中,面色微红,人面桃花互相映衬着,连这漫地桃花也失了光彩,陆启温柔道:“等许久了吗?”

    “并未多久,且听着你这笛声,一时间竟入了迷。”

    “你喜欢这曲子吗?”

    “这曲子婉转悠扬,很是动听。我很喜欢。”

    “你若喜欢,往后便日日吹奏予你听。”

    “好。”

    “今日冒昧叫你前来,实属不该,只是不多久我便要赴考了,或许要有些时日不能同你见面。”陆启顿了顿,似是鼓足勇气,下了很大决心般说道:“若我高中,便回来迎娶你可好。”

    璃洛面色绯红,开口道:“好,我,等你。”

    陆启高兴坏了,他伸出手抱着璃洛:“不会叫你等太久的。”

    璃洛也伸手拥住他:“嗯,我知道的。”二人又说了许多话,直到璃洛告诉他说要回去了,陆启这才依依不舍的将她送回忘川阁。阁内,璃洛将此事告知映画,映画更是为她高兴。话说自那日分别之后,陆启果真未再来寻过璃洛,只是一门心思温习书本,练习文章,决心在此次科考之中一举中第,然后迎娶璃洛。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