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木崎纱耶

    剧情介绍

      1

      我整夜失眠了。

      早上瞧着淇华不在,便又去了那方阁子里,那阁子叫做未央宫。

      我进了那阁子,那姑娘一个人端坐在榻上,浅笑着瞧着我。

      “姑娘昨日便来了一遭,那今日可是有何请教?”

      “请教倒是不敢当,只不过瞧着姑娘这双眼睛像极了我。”我抬脚走了上去。

      “子墨说他明日便要成婚,你便是他的新娘子吧?”我点了点头,“以前子墨把我送去和亲,想来也是对不起我,可万万没想到最后他还是找了我的影子。”

      影子吗?

      原来我不过是个影子罢了。

      “你同他认识好久了?”你不死心的问道。

      “好久好久了,”她依旧浅笑,可我却讨厌极了那笑容,“估摸着他现在也是忘不掉我,才会在把我救活了。”

      我抿着嘴角,“他见到你可是开心?不论雨天,晴天,或是下雪天?”

      她起身取出了我手里握着的折扇,“自是欢喜极了。”

      我努力让自己的眼泪不流下来,然后抬眼瞧上她,“这折扇我知晓淇华有用处,如今由你交给他,我自是放心。”

      “所以你要离开魔界了?”

      我点了点脑袋,“仙魔大战一触即发,若是我在待着,怕是魔界不保。”

      “没成想他为你做到了如此地步,”她如此说着,却叫我心底一阵发酸。

      我抬眼便瞧上了这漫天的飞雪,嘴角轻抹笑意,“淇华不喜欢下雪天,可我却很喜欢下雪天,我原以为我们一定会在一起,可后来发现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

      我顿了顿,“我天生身上有病,如今已经入体,怕是时日不多了,我晓得淇华在寻桃花折扇上的玉阕,若是我能寻来便会给你。”

      “你如此做,不后悔吗?”

      “后悔又能如何?”我苦笑了下,然后想要离开了这阁子,却被她叫住了,“姑娘若是想知晓实情,穿过五方镇守,去了魔域便可知晓。”

      我出了阁子,抬头便唤未央宫,这是正宫之主才住的地方,就算我不明白,可我还是只能接受。

      我没有回玄机宫,便直接去了忘川,因为我知道,我在这里能寻到淇华。

      “桃夭?你怎么来了?”他是朝着我笑的,可我脸面一片僵硬。

      “我来寻你啊。”

      “在宫中好好等我便好了。”

      “可我等不了你了,”我顿了顿,然后开口道,“淇华,我见了那姑娘了,我的眸子同她的确很像。”我依旧是浅笑,毕竟我不愿意他看到我这个样子。

      “桃夭,你听我说,”他拉住了我,“这一切都不是你想的样子,你听我说好不好,明天我便给你个交代。”

      “交代是吗?如今,也不需要了。”我扭头瞧上他,“至于玉阕,我会替你寻来。”

      “桃夭,你若是走了,我便闹上九重天,把你抢回来。”

      “淇华,你醉了,以后你便不会在想起我了。”如他所愿,我替他救了他的心上人,我于他不过替代品。

      忘川河那端便是天门,天门果真来接我了。

      “桃夭,我来接你回来了。”我浅笑着瞧着他,心里一阵欢喜。

      2

      我回了九重天,父君没有追究我的过错,只是让天门守着我。

      “天门,你陪我下一盘棋吧?”我一手握着一杯酒水,另一手摆弄着棋子。

      “好啊。”他落坐在我对面,伸手要取我手里的酒,我都没能让他碰到。

      “天门,你同那公主的婚事有着落了吗?”我可能是醉了,竟然会问起这事。

      “桃夭,你喝醉了。”他想要抢我的酒杯,又被我闪了过去。

      “天门,我怎么会醉呢?”

      “怎么不会醉?不过也好,若是醉了,便可不用想那么多事了,”天门他们都不晓得我怎么了,却都晓得我应当是为了淇华,“桃夭你总是把事憋在心里,为何不讲出来,这样父君便会帮你。”

      “帮我?”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别人只会以为我是个被你和父君宠着的丫头,不过是个小丫头罢了。”

      我连着又喝了几杯,果真醉下了,连着棋子都看不清楚,“天门,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难道都同我这样满脑子都是他吗?”

      我模模糊糊瞧着天门抱着我,把我放到了榻上,在他转身离开之前我拉住了他的手,取下了我腰上别的玉佩递给了天门,“阿哥,你把这玉佩给他吧,就说这便是他要寻的东西。”

      天门收下了,没有问我缘由。

      桃花折扇上的玉阕不过就是我这玉佩,这是我同师父确认过的事。

      师父说桃花折扇是阿娘留给我的,那玉阕从小我便佩戴,如今他要,我便给他。

      可我从未想到,我再次醒来,魔界便已经逼近九重天了。

      我瞧着父君和天门,还有对面的梵淇华,我心口一阵疼痛。

      “天门……你的伤……”他胸口一片猩红,我眼前一片模糊。

      “无妨。”我摸上他的脉搏,你才放下了心。

      我不敢瞧上父君的眼睛,被天门拉在一边才没敢说话。

      “本尊今日只为桃夭,若是肯将桃夭给我,那今日便不会大开杀戒。”我对上淇华的眸子,还没开口,父君便开口道,“桃夭本就是我天族之人,如何是你魔族中人,倒是滑稽的很。”

      我刚想出去,却又被天门拉了回来,“本族尊重魔尊,可如今尊上却同我们要人,甚至直达九重天,是你欺辱我们在先。”

      “天族当真好笑,尊上不过寻个人罢了,至于如此大动干戈?”旁边这人是我在魔域瞧见过的,他说他唤作易安,他同我说梵淇华不过是要我的桃花折扇和玉阕。

      如今给了他,他又做甚?

      还没等我说话,父君开口道,“两万年前便是你负了阿卿,剜她心脏,如今两万年后,你究竟想要做甚?”

      “我要做甚?”他却笑了起来,“一会你便知晓。”

      他突然取出桃花折扇和玉阕,我瞧着父君和天门的脸色突然发生了变化。

      “天门,这物件可是有什么作用?”我小声的问着天门。

      “这是阿娘留下给你的,这物件若是驱动,便可逆天转命。”逆天转命?

      难不成是为了那姑娘?

      很快我便发现,这一切皆是易安的一场闹剧。

      “两万年了,我被困在魔域整整两万年,这两万年我一直都在找桃夭,所以从一开始我便要尊上你寻那玉佩,可他却又还了回去。”易安运转法术,吗物件慢慢的融合在了一起。

      “所以从一开始你便在利用我?”淇华立马开口问道。

      “若不是尊上凡尘那一遭,恐怕我如今依旧在寻找机会。”瞬间他念动术法,我眼前慢慢模糊了起来,脑袋里一下子塞进了满满当当的东西。

      凡尘那一遭我倒是全想了起来。

      3

      南安城

      我是凤族最后一脉,生来掌管祭祀,为皇家而活。

      安定七年,我在漱玉寺救下了一位男子,原本我以为此次之后我同他无半分关系,没成想安定十年,我入了南安城。

      一场祭祀,识得了南安城的太子,安子墨。

      高台上匆匆一眼我便知晓那便是上次瞧见的那人。

      那日南安城大雨,我要回漱玉寺,他却在城门口等着我,他同我讲让我帮他一把,我同他回了东宫,让他获得了丰阳帝的重视。

      安定十三年,丞相家的姑娘身中剧毒,我以天换命,折了十年寿命,好不容易救了她,却让丞相的人全部倒向了子墨。

      安定十四年,安子墨又求了我一件事,为了南安城,他让我嫁去了傲雪国,可他忘记了我,我却怀了他的孩子,生了那孩子,我却死了。

      原来我凡尘那一遭却是梵淇华,我苦笑的瞧着他,心底一片冰凉。

      “梵淇华,你可知晓顾君惜?”我突然朝他说着,他满脸疑惑。

      “你可知晓你这辈子一直找的人便是我,你辜负了的顾君惜。”

      我的眼角慢慢模糊,泪水染上了眼眶,抿着嘴角。

      “君惜?你当真是君惜?”

      “安定十四年,你送我出嫁,安子墨你当真没心是吗?”我脸色一片暗沉。

      转身便瞧上天门,原来师父说的果然是真的,而师父却是那辈子待我极好的姑苏息。

      “阿哥,司绥他在哪里?”我晓得司绥是我凡尘的那刚刚出生的孩子,怪不得我会同他亲近。

      “丫头,他……他……”

      “他为了救你,已经陨灭了。”天门接口,牢牢的握住了我的手。

      “你后来从凡尘回来,身子虚弱,司绥本就是你一魄,索性直接给了你。”

      我不知道作何表情,满脸愁容。

      梵淇华想要拉我,我直接拂掉了他的手,“淇华,如今我晓得你一直都在找顾君惜,想要弥补你的错误,可如今你知晓你喜欢的是我还是顾君惜吗?”

      我一手捏诀,另一手微微勾起,那折扇同那玉阕一瞬间便摔到了地上。

      折扇上有口诀,只有我能看懂,我自然也会操纵,“小丫头以为会念几句口诀便会用了吗?”

      我瞧着易安,却是一阵拔凉。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木崎纱耶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