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邪恶福利吧

    剧情介绍

    张伟:“嗯,带上你妹妹和妈妈一起啊,一家人多热闹。”

    伞人发过来一个向往的表情:“是啊,到时候我们就是一家人,在一起,多好啊。”

    张伟:“呵呵……到时候,我也是一家人在一起,团团圆圆啊。”

    伞人:“团团圆圆过大年,真好。”

    张伟:“唉,一年又过去了,我又长了一岁,时间总是过得这么快,回首往事,碌碌而无为,惭愧……”

    伞人:“傻熊,又发什么感慨呢?不要这么看扁自己,过去的每一天,每一个黑夜和白天,你都在充实中度过,只要充实,只要心里踏实,只要经常能学到新知识,就是碌碌而有为。”

    张伟:“说是这么说,可是,当我回首往事的时候,脑子里感觉自己一片空白,一无建树,心中一阵阵发虚。”

    伞人:“傻熊,不要这么认为,你这样想是因为你心中有急躁情绪,凡事慢慢来,不要急于求成,饭要一口一口吃,你刚来南方这么几个月,还要有一个适应当地社情民情的过程,要有一个建立自己的业务网络和人脉关系的过程,要有一个学习加深的过程,你现在还是在成长阶段,在积累阶段。

    “说实在的,短短几个月,你的进步是很快的,你的适应能力和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是很强的,这,都是你的收获,这就是你的成就。我知道你的理想是拥有自己的企业,拥有自己的公司,拥有属于自己的事业。

    “沪宁杭地区虽然是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已经超过珠三角,但是,这里也并不是遍地是黄金,个个都是大老板,大富豪,这里商人的富裕和发家都是靠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一步步在跌打中走出来的,都经历过很多挫折和磨难的,不要奢望一夜之间暴富,一夜之间成为大老板。

    “浙商的富裕全国闻名,浙商的吃苦精神也是全国闻名啊。只要你有理想,有梦想,肯吃苦,肯学习,愿意付出,愿意为自己的理想去拼搏,去奋斗,你的梦想就一定会是实现,你所有的梦想都一定会实现。”

    张伟感觉伞人姐姐正好讲到点子上,正好针对自己的想法:“姐姐,我明白了,欲速则不达,在学中干,在干中学,积极进取,坚韧不拔,理想就一定会实现。”

    伞人:“啧!到底是大学生,我讲了这么大半天,让你一句话就给归纳了,有才!记住,脚踏实地,扎扎实实,实事求是,忌浮躁,忌急躁,忌骄傲,加强自己的业务修养和职业道德修养,就像你那次在陈瑶公司交流时讲的,既要做事,更要做人,做人是做事的前提,做好人,做好事,该赚的钱一定要赚,属于自己的钱一定要拿,不该赚的钱白给也不要,莫伸手,伸手必被抓。”

    张伟:“嗯,我记得了,我会努力去做,好好去做,我的目标要实现,我的目标一定会实现。人生就是奋斗,为了理想、事业和爱情。”

    伞人:“张大厨,你好好奋斗,我等着享清福,但是,别有太大的压力,要把压力转化为动力。要这样想,大不了,没关系,除了会做旅游,还会做大厨,即使旅游失败了,也饿不着,可以做大厨啊。”

    张伟:“你是不是就惦记我那几个菜了……”

    不晓得昨晚吃错了什么东西,张伟半夜也开始闹肚子,妈的,这么冷的天,一夜楼上楼下窜了好几趟。幸亏小郭还有昨天吃剩的止泻药,吃上之后,总算在天亮的时候止住了闹腾。

    折腾了一夜没睡好,肚子一好,困意上来,张伟一直睡到早上8点才醒。

    迷迷糊糊正要起床,听到女生宿舍右边,和男生宿舍相邻的隔壁郑总办公室有脚步声和说话声音。

    听声音是郑总和于琴的。

    他们两口子这么早就来了。

    楼下于林在大声叫“玲玲姐”,她也一起回来了。

    张伟于是穿衣起床。

    隔壁郑总和于琴说话的声音也隐隐约约传入耳中。"

    “我们腊月28起身,我们这边是我、你、于林、玲玲,于林和玲玲新的港澳通行证办好了吗?”这是郑总的声音。

    于琴:“办好了,今天安排海州那边给定机票。”

    “好,”郑总说:“你们坐飞机直接去,我还是开车往那赶,直接在澳门葡京大酒店会合,那边房间都已经订好了。”

    哦,郑总一家春节放假要去澳门,玲玲也一起去。

    “坐一次飞机怕什么啦,你就吓死了,我就不信这恐高症就这么厉害,还这么一大男人。”于琴连讽带刺对郑总说。

    郑总:“少废话,我说不坐飞机就不坐飞机,恐高症就不算大男人了?到时候进了场子你看谁厉害,嘿嘿……”

    于琴呵呵笑起来:“伤自尊了?哈哈……到时候我们开展比赛,看谁过年期间赢得多。”

    郑总:“不用比赛,你从来就没赢过,我从来就没输过……”

    哦,原来这一行是要去澳门过年的,来一趟博之旅。

    真是不是冤家不进一家门,都有这个爱好啊。

    张伟穿好衣服,正要下楼,又听于琴说:“实话告诉我,你脖子上戴的那个生肖鸡弄哪里去了?”

    郑总:“不是早告诉你了,前些日子在洗浴中心洗澡,掉更衣室里了,后来回去也没找到。”

    于琴有些生气,语气重了一些:“这块玉佩是我专门找法海寺的净空大师求来的,用红线穿上挂在你脖子里,是为了保佑我们发财平安,运亨通的,你说丢就丢了,这么简单,我看你心里有鬼,说,是不是又私下去参加哪个鬼派对或者假面舞会,和女人鬼混的时候弄掉了?或者送给人家了?”

    生肖鸡?玉佩?红线?鬼混?张伟乐了,于琴也开始追问郑总这些瞎吧事了。

    郑总急忙辩解,声音降低了一个分贝:“你小声点,别让楼下办公室人听见,真的是掉洗浴中心了,我不骗你的。”

    于琴:“你还知道丢人,参加派对的时候怎么不怕丢人了?我告诉你,你玩我不管你,我也管不了你,要是你给我弄出什么病回来,我饶不了你……”

    张伟一听,悄悄抬脚下了楼,这些牵扯郑总的个人私生活,不可多听,什么派对不派对,管他娘的,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丰富多彩、绚丽多姿而又奢侈糜烂。

    于林一见张伟下来,连蹦带跳把张伟拉到外面,眉飞色舞地对他说:“春节我姐和我姐夫带我去澳门,玲玲姐也去,你去不?你要是去,我就去告诉我姐,抓紧办手续还来得及。”

    张伟一把挣脱于林:“我刚起床,还没洗脸,你折腾个啥啊,你们一家去那过年,我去干嘛?”

    于林一摆头:“你不懂,过年那是个噱头,去钱啊,去年春节我就跟我姐去过一次,住在大酒店里,吃喝住玩一条龙,一星期不出酒店,吃饱喝足就进场,可好玩了,可刺激了。”

    “咦!”张伟有些惊奇地看着于林;“小家伙,你也会弄这玩意啊?”

    “简单!”于林满不在乎地说:“押大押小,1分钟就会,赢钱可快了,去年我姐给我了我一万,我一晚上就赢了3万多。”

    “死地也快,”张伟在网上见过玩法简介,也知道道道,边洗脸边说:“你别折腾我,我放假就回老家过年,你们去玩吧,我不去。”

    于林嘿嘿一笑:“是啊,死地也快,我第二天下午把赢的都输进去,还把老本也掉进去了。我姐也输了30多万,我姐夫厉害,去了几次,赢了几次,每次也不多,就赢10来万。”

    张伟边拿毛巾擦脸边说:“郑总那是能把握住度,这钱,和做生意差不多,忌贪,你赢了3万,还不知足,结果就全掉进去了,场就欢迎你这样的人来。”

    “看不出,你倒还挺懂啊,”于林笑嘻嘻地说:“我主要是没有本钱,就1万,要是多的话,说不定就能捞回来。”

    “博的事情网上我见的多了,这些道道听得耳朵都生茧子,没见过有靠博发家的,经常博的人,没见过一个最终赢钱的,不管中间赢多少,最后的结果都是掉进去,你幸亏手里就一万,再多的话,有多少没多少。”

    “乌鸦嘴,”于林悻悻地转身回屋:“你瞧着,今年我一定去发大财。”

    张伟洗涮完进了办公室,刚坐下一会,于琴也下来了:“小张,老郑在办公室忙着看你那方案,你开老郑的车,我们去一趟兴州,你这会不忙吧?”

    “不忙,”张伟起身出来:“今天我没什么事情,正好空闲。”

    “那就好,”于琴看着张伟笑笑,把车钥匙递给张伟:“走。”

    张伟和于琴很快就奔驰在去兴州的山路上。

    “小张,春节放假后我和老郑于林她们要去澳门玩一星期,你想不想去,想去的话,我抓紧安排人给你办港澳通行证,我办的地方有熟人,很方便。”于琴边对着化妆盒收拾脸蛋,边问张伟。

    “谢谢于董,我春节放假要回北方老家,不去了,你们去玩吧。”张伟礼貌地回答。

    “呵呵,每年春节我们这一带去澳门过年的很多啊,都是做生意的,利用节日去一把,过年了,放松放松,也不错。”

    张伟心里嘿嘿冷笑,你她娘的赢了还能放松,要是输了,你放个鸟啊。

    “呵呵……”张伟谦虚地笑着:“那都是你们有钱人的游戏,咱是一打工仔,玩不起那个。”

    “哎——”于琴扭头看着张伟:“话不能这么说啊,大家都是一样的人,钱不分贵贱高低,谁都能玩,你要是想去,我给你和于林5万块钱,你们俩合在一起玩,输了算我的,赢了你们对半分,把本还我。”

    张伟忙不迭摇头:“谢谢于董好意,谢谢于董高抬,我真的不去,我真的要回老家去看老娘,再说,我对钱也没什么兴趣。”

    于琴点点头:“呵呵……也好,这玩意儿学会了就扔不下,容易上瘾,不学也好,玲玲去年去输了3万多,上瘾了,今年还要去。”

    张伟想起伞人姐姐的告诫:博毁家。

    张伟当然会听伞人姐姐的话,当然不会去钱了。

    于琴打开包,拿出一打信封,信封都已经封好,上面写着名字。

    于琴把信封放在手里摔打了一下:“妈的,一会这些东西都喂狗了。”

    张伟一听,乐了:“于董,这都是什么啊,这东西狗吃吗?”

    于琴微微一笑:“我们今天去节前走访啊,给那些部委办局的局长主任们发压岁钱,一人一张一万的购物卡,奶奶的,这不是去喂狗吗?”

    张伟看着那厚厚的一打:“哟!于董,得不少啊。”

    于琴:“30,30张购物卡,都是兴州第一百货的,30万块钱,这钱姑奶奶要是拿到澳门,说不定会变成40万回来,可是给了这些狗,连声叫唤说不定都换不回来。”

    张伟哈哈大笑。

    “不过,”于琴有些发狠:“投入这30万,至少我得省下40万块钱,这叫肉包子打狗,有去有回,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张伟心中暗暗想,这于琴果然是工于算计,伞人姐姐说的没错。

    “那——潘副市长那边,今天也要去走访吧?”张伟小心翼翼地问。

    “他?”于琴撇撇嘴:“老娘连身子都给他了,还走访个屁,等走访完这些小狗,我还得去伺候伺候这条大狗呢。”

    张伟一听,得,今天走访完,于琴又得和去幽会潘大郎,两人又得开始2个小时的做那事活动,说不定自己又得去陈瑶那里喝茶。

    给了身子就不用发压岁钱了,看来真的如伞人姐姐所说,于琴只是把身子给了潘吾能,那些小局长没敢吃潘副市长的食物。

    那么,那些关于于董事长用身子趟开一条血路,大战各个局长的事情,应该是传闻了。

    “妈的,那些小狗都一直窥视着老娘的身子,可是,有大狗在,小狗愣是没有一个敢下口的。”于琴随后的话证明了张伟的判断,也验证了伞人姐姐的话。

    于琴又从包里拿出一个红包塞到张伟上衣口袋里:“小张,这是我个人的一点小意思,和公司无关,过年了,大家同喜。”

    “这——”张伟一愣,不知道这个红包里是什么东西:“于董,这是什么?”

    “没什么,一个2000的购物卡,兴州家乐福超市的,作为你平时的零花。”

    张伟忙推辞:“这如何使得,于董,太客气了。”

    于琴:“小张,我这人不喜欢客套,给你你就拿着,一点小意思,出自我个人的意思,对谁都不要说,我喜欢你这个小白脸,嘻嘻。”

    张伟感觉自己又好像被于琴调戏着,不过于琴的态度很真诚,没有恶意:“那谢谢于董,于董你老叫我小白脸干嘛啊,我的脸也不白哦。”

    于琴哈哈大笑:“哈哈……叫你小白脸,是因为姐姐喜欢你啊,昵称啊,你的脸不白,但也不黑啊,长得这么英俊,哪个女人见了不喜欢啊,也难怪我们家于林被你迷死,要是我早几年,非得把你弄过来不行。”

    我靠,我成女人的玩意了,张伟心里连连叫苦,敢情自己在于琴心里就是一女人的宠物。

    到了兴州,于琴指挥着张伟一家一家单位跑,水利局、旅游局、土地局、电业局、国税局、地税局、规划局、建设局、物价局……每到一家,张伟不用下车,不用熄火,于琴上去送卡,2分钟不到就下来,接着去下一家。

    到中午12点,小狗终于喂完了,该喂大狗了。"

    张伟开车又来到县政府旁边100米远的地方,于琴事先打了电话,一会潘大郎装在套子里,带着墨镜,钻进了车里。

    “老地方。”于琴对张伟说。

    张伟点点头,驱车直奔兴州大厦。

    与上次一上车就抱着于琴又抠又摸不同,这次潘副市长先拍了拍张伟的肩膀:“小伙子,上次的事情办得不错。”

    于琴在一边补充:“这是我们公司负责营销的小张,很能干的。”

    张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市领导的表扬,勉强笑笑,没吭声。

    张伟没吭声,潘副市长也没再继续表扬张伟,在后座开始忙乎起来,两手又开始了上下进攻。

    于琴被潘副市长弄得又哼又叫,一时车内浪声连连。

    张伟心里有些恼火,妈的,这潘大郎也太放肆了,路上这一点时间也不舍得浪费,就不能等到酒店再动手?老子还在呢,就旁若无人,肆无忌惮,这领导眼里也太没有群众了。

    ,一直坚持走群众路线。

    这潘副市长肯定没有好好学习科学发展观,群众观念还没有树立起来。

    张伟在观后镜里欣赏了一会春宫活人图,然后把镜子掰了上去。

    于琴银荡的呻音弄得张伟心里很难受,妈的,老子也是男人啊,这大活人电影,谁能受得了?就是思想再好,也要心急火燎,何况自己的思想还不是很好。

    好不容易到了兴州大厦酒店大堂门口,潘副市长停止了活动,整理好衣服,下车前说了一句:“老地方。”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邪恶福利吧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